科学修真时代 125.第125章 我们干一票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彩虹体育在线365手机版_365体育被审核_365best体育网 www.9981com.com】,为您提供精彩体育在线365手机版_365体育被审核_365best体育阅读。

??“哦,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并没有哪方面值得让木润前辈吃惊的吧。”

??“呵呵,在自己所属的教职工面前,居然有这样的威信,像是你这样的学生,我能不吃惊吗?”宛如闲聊,木润道人淡淡笑语着,但在这一刻,墨荒的脑海之中骤然回荡起木润道人的另外一番话:

??【保持脸色不变,我可不想回头被那些酒囊饭袋领导指责我干扰比赛,我所说的吃惊,是指你惹事的能力之大,实在是有些出人意料之外,现在雅安时空商会那边叫喧着让我们把你交出来,而且接连不断派出攻击部队,试图掳走你,要不是你机灵,接连不断闭关了十天,不然你早见识到一些很激烈的火爆画面了。】

??墨荒脸色不变,但瞳孔却猛然紧缩,木润道人的话表明了他就是老酒鬼曾经说过的学园都市暗部中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木润道人身为学园都市员工,却不在名单之上的金丹期修为就可以解释了。

??脑中急转数下,墨荒将想说的话以神念传递了过去:【这也非常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以为学园都市暗部可以帮我解决这些麻烦事,毕竟我想学园都市也不希望百年威望毁于一旦。】

??他拥有神念的事情,算是一件秘密,毕竟真要说出去,他有很多不好解释的地方,但在需要的时候,这却是一张拿出来给人看的牌,而什么是需要的时候呢,那就是现在。

??墨荒孤儿出身,对旁人种种情感相当敏感,虽然和木润道人只是短暂的聊了几句,但依旧敏锐的察觉到木润道人那种居高临下的漠视和浑不在意,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暗部那是个什么地方,墨荒虽然不清楚,但光从名字上去理解,都可以知道必然是处理学园都市不见的人事情的地方,打打杀杀估摸也是难免的了,这种地方出来的人,以实力来衡量别人自然也是无可厚非之事。

??金丹期的修为,对上一个筑基期的小家后,漠视和随意只是题中之意,这很正常,没有演变成蔑视,这甚至可以说已经足够礼貌的了,但对墨荒而言,哪怕是漠视和随意都不是好事,因为身为学园都市暗部人员的木润道人陡然找上门来,秘密说起雅安时空商会这摊子事,本就是一件用意很难揣测的事情。

??为了避免木润道人不经意间吐出一些让人难堪的话,或者提一些让人觉得困扰的要求,这个时候墨荒就需要拿出一些底牌来,因为想要让别人慎重对待,想要让别人高看一眼,想要规避一些不该有的麻烦,自身的强大是最直接因素,没有之一,毕竟墨荒可没有兴趣等被人踩了之后,惹来一阵心烦再反过去打脸,这很没必要,也显得很蠢,将可能导致恶劣事态的因素扼杀于萌芽之中,才是一种靠谱的做法。

??果不其然,木润道人的脸色微微凝重了一分,沉吟了一阵,并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墨荒并不知道自己的神念带给木润道人的震惊远比他想象的大,神念是高等修者才有的修炼结晶,里面的说道远比墨荒所知的更为复杂,每个人修炼出来的神念,在韵味上都是截然不同的,而墨荒借助外挂才修炼出来的神念,透露着一股深邃的古朴苍凉与威严,像是在旷野之上被沙尘掩盖的亘古神像,古老而强大,莫测而威严。

??此子并非寻常人物,木润道人顿时在心头下了断语,他在暗部中活跃了许多年,阅历极其丰富,知道天下间奇人奇事,迷离际遇多不胜数,所以也没有去深究墨荒是如何修炼出这种韵味异常,绝非学生可以拥有的神念的,知道墨荒有点高深莫测,别有底牌就足够了,萍水相逢,又没有根本利益冲突,他又何必徒做小人之状,便将之前拥有的一些小心思收了起来。

??【你让我的吃惊又加深了一层,你说的对,学园都市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积累起来,镇压天下一切不屑之徒的威严在这种事情上毁于一旦,雅安时空商会这些时日来的狂妄,已经彻底惹恼了学园都市和更高层的人物,不管雅安时空商会有什么背景,背后还潜藏着什么,面对根基遍布诸世位面,并且真正认真起来的学园都市体系,区区雅安时空商会都不够看,现在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学园都市需要做到哪一步了,不过不论怎么做,其中都大有油水可以捞,有没有兴趣和我去干一票。】

??之前木润道人的口吻还显得很淡然,颇有些道者云淡风轻的味道,但最后那一句话,却露出深深的匪性,墨荒陡然升起一股明悟,若是自己不展露一些能耐出来,只怕此刻木润道人就不是协商的口吻,而是直接命令了吧。

??【有多少油水,怎么干?】不得不说,墨荒非常的感兴趣,虽然在外挂口中他是仙道中二少年,但那只是他在大是大非前的取舍态度,但在一些其他的问题上,比方说攥取资源方面,他的态度就很胆大了,几年之前,发现刀狱瀑布法术人工智能的痴呆,墨荒没有选择上报学园都市进行维修,而是果断篡改权限,将刀狱瀑布的收益悄然纳为己有,之前看见心魔宗一千万活动经费,便果断冒出冒充白秋练去诈骗的想法,就可见墨荒在这方面的态度。

??没办法,一切都是穷惹的祸,要想继续修炼,要想继续前进,要想从众人之中拔超出来,从而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和未来景愿,就靠学园都市每个月那1500的孤儿救济款和原始学院那不痛不痒的福利?这个玩笑真不好笑。

??木润道人也清楚察觉到墨荒的心动,开始整理思绪,构思着要如何将这件事告诉清楚的告诉墨荒,然后又要勾勒其中的美妙前景和收益,同时还要淡化其中的风险来引墨荒入局,这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

??若是之前墨荒没有果断展现自己的能耐,那么此刻木润道人的做法就截然不同,通知一声,然后果断掳走,何须交代要做什么,等到事情办完之后,分润一些油水和好处给墨荒,各方各面都交代的过去,也不会有人谴责他木润道人做的不对,毕竟这种事情说出去,完全可以用前辈高人提携后辈小子来解释,至于墨荒在其中要冒什么风险,风险是否和收益成对比?谁在乎?

??墨荒听了之后,渐渐神色凝重,因为木润道人所描绘的干一票计划,居然是字面上的意思,真正实打实,毫无花假的真正干一票。

??学园都市要维持百年威严,虽然目前还没定要做到哪一步,但派遣战力,实施军事打击已经是注定的了,而在这种情况下,木润道人打的主意非常简单,在战争期间,有些物资因为“毁于战火”而消失的不明不白,那就是一件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理论与执行可行性都无可挑剔,墨荒瞬间就心动了,但唯一让墨荒有些犹豫的是,木润道人这厮居然胆大包天到打雅安时空商会真正总部的注意。

??【这其实是一件非常容易理解的事情,雅安时空商会也知道自己会遭受学园都市的打击,虽然他们出于愚蠢,轻视了学园都市的战斗力和为了维护自己威严的决心,但最基本的战斗准备他们也还是有的,将一些贵重物资从分部中抽离,然后转入到防守更为严密的总部进行防守,所以要想拿到最大的收益,就必须将目标放在雅安时空商会真正总部身上,你可以放心,我可不是自寻死路的蠢货,将目标放在虎穴之中,自然是有理由的,学园都市已经决定要派遣反虚道君亲自出马,对雅安时空商会真正总部实施打击,所以我们才有了浑水摸鱼的空间和余地。】

??这一刻,墨荒心头惊讶难以言喻,出动反虚道君那是什么概念?修炼之路划分为筑基,练气,罡煞,金丹,元婴,反虚,合道,飞升这几步,但实际上,合道与飞升这两个境界是一个至今都没有划分和定义清楚的境界,甚至很多人都会把这两个境界混为一谈,因为走到这一步的修者,基本上都已经远离红尘,不染因果,全力准备踏出度劫飞升,晋升为三十三天神魔的最终一步了,除了他们自己本身,谁也不知道合道飞升这两个境界的真正区别。

??合道飞升的真正大能不履红尘,反虚道君基本就是世间的最高级别武力了,只身反掌破灭百里,举手抬足皆是天倾,伟力涛涛无可言喻,转战天下锋芒无敌,这就是对反虚道君的赞美和形容,每一位反虚道君,都是足以镇压一国,一组织,一势力的最终武力,等闲不会轻易动弹,但每一次出手,都是足以改写大势格局的绝对牛人。

??比起得知学园都市还有这种巅峰武力存在的秘闻,墨荒更吃惊的是学园都市居然愿意为了自己的事情出动反虚道君,然后墨荒不得不开始慎重考虑起来,首先,木润道人描绘的干一票计划很有诱惑力,而且安全性有一定的保障,因为木润道人这厮看起来就觉得不像是自寻死路的蠢货,可期许的收益听起来也非常丰厚,毕竟那可是对一个势力横跨许多个位面的大型时空商会的总部进行趁火打劫,能不丰厚吗,而墨荒此刻唯一犹豫的是,他一个筑基期小家伙,一头撞进反虚道君出现的地方,真的合适吗?

??木润道人此刻也没有继续游说,在他的理解之中,能修炼出神念的人,都是在精神领域有相当精湛的修为,明心见性已是基础本能,本心意志等闲不会轻易被他人言语所左右,既然已经描绘了蓝图,是否入局,那就要看墨荒的意思了。

??考虑一阵之后,墨荒才继续问道:【为什么要拉我入局,因为就算只有你一个人干不也没有问题吗。】木润道人神色不变,但回答却尽显他狡诈油滑的内心:【不打着带你这个苦主出头寻晦气的名义,你以为我就算成功了,又能拿回多少好处,纯粹的趁火打劫在学园都市的上层里中是绝对交代不过去的,我们学园都市好歹也算是立足正道的组织,不是可以随意烧杀抢掠的魔道组织,说得过去的大义和师出有名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我出门之前,可是足足打翻了十几个想要跑来找你,借你名头去捞油水的的混帐同事,才将这个机会拿到手的。】

??敢情自己这个苦主居然变成一张前往雅安时空商会捞油水的门票了?世事演变之迷离可见一斑,不过墨荒也没有介意这一点,而是说了一句:【让我考虑一下,晚上给你答复。】

??木润道人不以为意,从宽大的袖袍之中悄悄弹出一张符箓,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入墨荒怀中:【这是幻化分身符,你注入力量和意念,可以幻化出一尊受你控制的高智能活动符箓分身,可以以此来瞒混过学员总指挥比赛的监控,不管答应与否,这就算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晚上我再来找你。】

??沟通到了这里,两人互相点个头,然后便就此道别了,墨荒颇为心不在焉的走在路上,一直在想木润道人的干一票计划。

??【需要本外挂给你一点参考建议吗?】外挂陡然冒了出来,语气颇为跃跃欲试,墨荒想了一下,然后摇头拒绝了:“不了,这件事,我想请教一个更值得信赖的职业老爷爷。”

??一脚踹开老酒鬼办公室的门,果不其然,这厮已经喝的醉醺醺,现在仰躺在办公椅上呼呼大睡,墨荒忍不住冷哼一声,原始学院落到眼下这落魄一幕,和这厮的醉生梦死的作风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老酒鬼修为深不可测,放在整个学园都市中算得上非常给力的那种,若是他勤快一点,何愁没有资源投入到学院之中,但这厮这幅喜欢喝酒,酒量偏偏又极浅,二两猫尿就趴下的作风,导致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二十个小时都一副醉醺醺的摸样,能办成什么事?

??墨荒也说了老酒鬼不止一次了,但却根本没有用,这厮依旧每天醉生梦死,酒中糊涂,这就是明明有高人坐镇,原始学院却一天不如一天的根本原因。

??墨荒也也懒得去叫醒老酒鬼,因为叫了也没用,这厮酒精上脑的时候压根没有智商这玩意的存在,办公室的边上有一个半人高大瓷缸,这是墨荒好几年前,自己花钱给老酒鬼买的生日礼物,是给他洗脸用的。

??“咕噜咕噜咕噜……饶命,老夫快死了!”

??这半人高瓷缸之中装着的不是水,而是一种要以辣椒等等极具刺激性的植物腌制而成的汁液,将老酒鬼的头摁进去,几秒钟不到老酒鬼就从醉生梦死之境中回魂了,当然,以这般方法进行强制唤醒,老酒鬼会陷入持续时间不定的暴气狂暴状态。

??“口桀口桀……咳咳,小鬼你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老夫堂堂纵横一切次元所向无敌的大罗混元金仙,你居然胆敢摁我淹水,你这是自寻死路……咕噜咕噜咕噜!”

??但没事,多摁几次,狂暴状态也就自然解除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